beplay安卓版

“乡关何处”的惆怅似乎无处不在 一场告别展

  “乡关何处——尹舒拉的绘画世界展”从昨天浙江美术馆的开幕就显出了不一样的气质:有乐队兴高采烈的热场,一水慢摇滚老歌,《加州旅店》、《Country Road》——关于“乡关何处”的话题,全世界都热衷。

  这是尹舒拉的大日子——作为浙江美术馆建馆开馆的全程见证者,他也将是浙江美术馆有史以来第一位退休的正式员工。

  尹舒拉,浙田人,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师从陆俨少先生学山水,苏渊雷先生学诗文;1980年入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本科,先后师从孔仲起、童中焘、陈我鸿、曾宓。2001年入北京大学哲学系二十世纪中国现代哲学博士访问学者。

  300多幅画自然是主角,从70年代起至今的创作,中国画、瓷画、金漆。似乎是传统的,又很当代。若细细看其中故事,“乡关何处”的惆怅似乎无处不在,比如一直在他脑海中浮现的家乡的那棵大榕树,但似乎又没有那么惆怅——就像正在唱着的老歌,更多的是岁月的暖暖内含光。

  四号展厅中一水的小画。大画盛行的年代,看到几乎都是明信片大小的小画,而那些小“明信片”其实是一个个兴高采烈的故事,剧情系列、色彩系列、线条系列,大都是赴各地写生的作品,却让人胡思乱想,是不是台上开会,台下涂鸦?这也许同他的以文入画有关——他其实文笔极好,莫言、艾青,都是莫逆之交。

  有浙美的同事凑过来说,做尹老师的家人是件很幸福的事——他太会玩了,玩绘画的材料,玩音乐,写诗,给孙子画明信片看图识字(这个游戏还被搬进了浙美,展览期间专供小朋友们玩);一侧屏幕上正在放着他和太太王少求2012年驾车可可西里的片子——从杭州出发,途经巴颜喀啦山,入可可西里无人区翻越昆仑山,涉柴达木盆地,穿过秦岭,到达柞水,经西安回到杭州,20多天,9800公里。一趟旅程回来,他顿悟,在可可西里,什么颜色都可以入大自然,“世界的一切皆有可能,绘画为什么会有约束?”于是开始转换画风,改玩绘画材料。

  有人戏称他是杭州的“塞德克·巴莱”——当然不止因为他的一头长发,说的是他的骨子里那种原住民的劲儿——在台湾原住民的词汇里,“赛德克”的意思是“人”,“巴莱”的意思是“真实的”。

  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
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

上一篇:《习声回响·强军篇》之“回望2020” 第三集:初心使命

下一篇:没有了